本報記者 李微敖 北京報道
  靴子終於落地。
  11月15日,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對外發佈,其中提到“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啟動實施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的政策”。
  這標志著延宕多年的“單獨二胎”政策將正式實施。
  “據我所知,‘單獨二胎’政策將不會分省試點,而是一次性全面放開。”接近國家衛計委的一位人士對本報記者表示,接下來是依據中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各個省份的人大或人大常委會修改各自的《計劃生育條例》,將新政策在法理上予以確認。這一步驟預計在今年年底至明年年初即可進行。
  一項受到學界一定認同的測算顯示,如果2015年全國城鄉統一放開“單獨二胎”,則每年多出生的人口將比現在增加100萬人左右,超過200萬人的可能性很小。
  6年前已開始準備方案
  據瞭解,至遲從2007年開始,包括中國人民大學人口與社會學院等在內的數家研究機構就已接受當時的國家人口計生委委托,就生育政策的進一步調整完善展開調研。
  2010年1月,在國家人口計生委下發的《國家人口發展“十二五”規劃思路(征求意見稿)》中,就提到要“穩妥開展實行‘夫妻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家庭可以生育第二個孩子’的政策試點工作”。
  當時由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院長翟振武教授帶領的團隊制定的試點方案是 “三步走”:即從2011年開始,首先開放東北地區及浙江等省試行“單獨”二胎政策;第二步,放開京滬等省份;第三步,2015年前,在全國全面放開“單獨二胎”政策。
  翟的這一方案在2010年下半年經過修改微調後曾提交國務院。2011年7月,在全國人口和計劃生育半年工作暨綜合改革工作會議形成共識:在自願原則下,可選擇一些試點省份進行“單獨二胎”試點。
  但因部分非計生系統的官員及學者的反對,加上國家人口計生委人事變更、2012年“十八大”召開和隨後的國務院政府機構改革等眾多因素,“單獨二胎”政策一度擱置。
  今年3月,國務院進行新一輪政府機構改革,國家人口計生委與衛生部合併成立國家衛計委。在6月確定了衛計委的“三定”方案後,啟動“單獨二胎”一事再次進入官方議程。(本報曾於2013年8月2日率先對此事進行了獨家報道,詳見《“單獨二胎”政策再入官方議程 或今年年底試行》)。
  多年的研討和爭議,最終轉化為三中全會的改革決定。
  每年可能多生100萬人
  新政啟動後,面臨一系列的懸念:實施“單獨二胎”政策,中國究竟每年會多生多少人口,屆時中國總人口的峰值,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對未來中國人口結構,又能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實際上這也是最高決策層最為關心的幾個核心問題。”知情人士向本報記者透露。
  為解答這些問題,國家計生部門曾多次委托中國人口與發展研究中心、中國人民大學社會與人口學院等機構進行數據測算,甚至用同樣的基礎數據進行反覆測算。
  這兩家機構的測算結果未對外界公佈。有一種說法是,國家衛計委認為,實施“全面二胎”後,中國每年出生人口將超過4000萬。但此說法未得到權威部門的證實。
  統計數據表明,2012年,我國出生人口為1635萬人;實際上,從1998年以後,我國每年新生人口從未超過2000萬人。
  有人口學者亦告知本報記者,中國社會科學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的王廣州、中國社科院社會學所的張麗萍等研究人員,也分別就“單獨二胎”與“全面二胎”兩種方案進行過測算。得出結論是:
  一,如果2015年,全國城鄉統一放開“單獨二胎”,則每年多出生的人口將比現在增加100萬人左右,超過200萬人的可能性很小。中國總人口高峰將在2026~2029年左右出現,高峰總人口估計值的均值為14.01億人,上限為14.12億人左右。
  二,如果2015年,全國統一實施“全面二胎”,則每年多出生的人口將增加600萬人左右,超過1000萬人的可能性很小。總人口高峰將在2029~2031年出現,高峰總人口估計值的均值為14.39億人,上限為14.59億人左右。
  而如果維持現行生育政策不變且生育水平保持基本穩定,則中國總人口高峰將在2023~2025年出現,高峰時期總人口估計值的均值為13.92億人,上限為14.1億人左右。
  因此,以估計值的均值計算,如果只放開“單獨二胎”,則中國人口最高值比不放開此項政策多出約900萬人,增幅僅為0.65%。放開“全面二胎”,則中國人口最高值將比不放開政策多出約4700萬人,增幅為3.38%。
  王廣州、張麗萍的這一測算結論得到人口學界的一定認同。
  值得指出的是,2007年1月,中國曾發佈《國家人口發展戰略研究報告》。報告認為,中國總人口將於2010年、2020年分別達到13.6億和14.5億,2033年前後達到峰值15億左右。
  《國家人口發展戰略研究報告》課題組是彙集包括十多位“兩院”院士在內的300多位專家學者,用時兩年多方始完成上述報告。但後來的情況表明,這一國家級報告與事實偏差較大,因而飽受人口學界的質疑和批評。如根據國家統計局的公報,截至2010年年底,中國總人口為13.41億,比報告預測少了1900萬人;2012年年底也只有13.54億人,仍然沒有達到13.6億人。
  不過亦有人口學家對本報指出,受政策短期刺激的影響,多年積累的“生育剛需”有可能在未來一兩年內集中釋放,2014年、2015年多生育的新生人口可能會超過100萬,但年度新生人口總數不大可能達到2000萬人。
  GDP預期多增長0.2個百分點
  人口政策之所以備受關註,除因為與家庭和公民個人福址相關外,還因為它將影響社會發展的進程。
  老齡化已經是中國面臨的日益嚴峻的挑戰。老齡化社會的定義為,人口中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過7%,或60歲及以上老年人口比重超過10%。
  而早在2001年,中國65歲及以上老年人口占總人口比例就已達到7.1%,正式進入老齡化社會。到2012年,這一數據已達到9.4%;同年,60周歲及以上人口的占比也達到了14.3%。
  放寬生育政策後,新增的出生人口會稀釋老年人在總人口中的比重。但隨著經濟發展、生活水平提高、醫療技術進步及醫療保障制度的改善,中國的人均預期壽命亦在逐年上升。2010年,中國人口平均預期壽命達到74.83歲,比2000年提高3.43歲。而 “十二五”規劃提出,到2015年,預期平均壽命將再增加一歲。
  這樣的情況下,老年人占比將不會降低太多。翟振武教授曾表示,即便全面放開二胎生育,我國60歲及以上老人占比也只能比不放開降低3-4個百分點,並不能根本上解決老齡化問題。
  勞動年齡人口方面,由中國社科院人口與勞動經濟研究所所長蔡昉主編的《人口與勞動綠皮書(2013)》提到,中國15-59歲勞動年齡人口在2010年即達到峰值(2010年11月1日為93962萬人),隨後這一數字呈絕對減少趨勢,人口撫養比(總體人口中非勞動年齡人口數與勞動年齡人口數之比)則開始提高,這標志著中國的“人口紅利”正在消失。
  按照人口轉變規律,勞動年齡人口負增長必然發生,人口紅利終將消失。經濟發展規律也表明,中國經濟增長速度將不可避免地從超常規轉為常態。但若能有效化解、清除當前的諸多體制性障礙——如人口與生育政策、就業政策、戶籍制度、城鎮化、教育體制等,推進改革,則“人口紅利”將可望被“制度紅利”所接替。
  至於放寬生育政策後勞動力就業市場會發生怎樣的變化,人口學家及經濟學家們認為,一方面,新生人口的增加,在當下對刺激消費、增加就業崗位不無裨益;另一方面,在15年後,即2030年左右,這批新生人口也將步入勞動力市場,帶來一些積極影響,儘管在9億規模的勞動年齡人口面前,他們所占的比例可謂微乎其微。
  蔡昉認為,如果中國調整人口生育政策,短期內不會產生對GDP潛在增長率的正面影響,負面影響程度也非常微弱,不足0.01個百分點。但在2030年之後,2031年至2035年,中國經濟潛在增長率可以提高7.1%至11.8%;2046年至2050年的潛在增長率可提高15.5%至22.0%。
  德意志銀行大中華區首席經濟學家馬駿的研究團隊曾認為,如果中國放寬二胎生育政策,2030年-2050年間,GDP的潛在年均經濟增長率將因此提高0.2個百分點。
  比如屆時中國GDP增長幅度為3%,那麼上升0.2個百分點,也即相當於增長率提高了6%左右。這與蔡昉的觀點相近。
 
(編輯:SN091)
創作者介紹

英國遊學-自助家遊學網

ql64qlvikf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